這是我高三時期的文章了,幾日前突然想起,找出來重看了一番。

 

發現自己在這樣追趕別人和被別人追趕的生活裡,看似逐漸長大。

 

然而不變的是,陽光依然是最美麗的風景。

IMAG2096

Prose╫高三

  

好像,有什麼被遺忘了,我始終想不起來,似乎也沒人注意到。

這些日子,被教科書霸道的佔滿。背著滿滿背不完的公式和單字奔向公車站牌,
差一些就又要創下遲到新紀錄,慌亂之下掏出車票夾,上頭那高一時因為迷戀而衝動買下的少女漫畫的圖樣已在三年的光陰沖刷下顯得泛黃破舊,留著蛋糕頭的臉蛋搭上獨有的水汪汪大眼,笑容的弧度已經在我的手指每日膜拜下逐漸淡去,
而我卻從來都沒將眼神放在她身上,總是在上車後將其隨手拋入肩上的沉重,
然後開始打起盹兒,廣播的音樂聲在看似平坦實卻顛簸的柏油路上斷斷續續,
間或參雜了些許窗外或窗內的喇叭聲。


我安穩卻又不安穩的入睡,旁邊的友或許正在背單字,或許正在理解一題難懂的數學,但這些對剛被殘留的理智驚醒而匆忙下床梳洗,繼而在五分鐘內衝出家門的我來說,都是一項艱難至極的任務,在這個方醒不醒的時刻,最適合做的就是安靜的躺在不甚舒服的公車椅背上,遙想那應當還未被晨風吹涼的可愛被窩。

家、上學、上課、下課、放學、圖書館、家
筆、紙張、考卷、課本、題庫、模擬考、筆
課本是無情的,成績是殘忍的,衝向大考的日子是苦的。

三月了,漫長如冬天踏著不甘願的腳步離去,卻仍是咬著牙硬是要留下一些寒氣在空氣裡,東風吹過仍微微刺骨,但那洋蔥式的穿衣法已經不復見,街上的人們又有了各式不同的衣裝,不似先前,在冷冽的寒風肆虐下,路上只剩下寥寥落落的大衣和圍巾。等待友來接我一同到圖書館的一個星期日早晨,我瞪著英文課本執拗的和一個頑固的單字拔河,不停的背頌它的名字只為了將它拉進我容量本來就不算大的腦袋裡。

 

突然耳聞陣陣鳥鳴的催促聲浪,我驚訝的發現了外頭捎來了陽光的信息,起身離開冷清的書桌走向房間的另一頭,轉動許久未活絡的筋骨,倚靠著喜悅和興奮,我用雙手推開了那忠心為我守了一整季北風的落地窗,剎那間一陣久違的清香竄入鼻頭,定睛一瞧,原來是窗檯那株不知名的花開了,葉尖的露珠襯著花瓣閃耀著粉紅色的光芒,春陽也嬌笑著:「總算是開窗了」。

這樣的生活裡,最需要的就是這樣一抹春意。

壓不下心下的那股開心,還來不及阻止自己,雙腳就已經無意識的爬上了鐵窗搭成的陽台,還沒開始享受陽光就又突然想到什麼,又連忙下了來,奔向房間角落被我塵封已久的音響,拍了拍灰塵插上插頭。花了三秒回想了一下操作方式便迅速找回了熟悉度,輕輕在開關上一轉,廣播節目裡輕柔的音樂立時從沉默已久的喇叭不停的流洩而出。眼兒登時彎了,回到陽台上,仰著頭汲取缺乏已久的陽光,
換了個方式等待友的到來,然後滿意的看見了她驚愕的表情。

冬走了,終於在方正的數學尺規和繁複的歷史年代裡聞到了一絲絲不屬於「冷」的味道。

傍晚是紅黃交織的,下了公車走在回家的路上,陽光和紅綠燈差別除了顏色之外,
最大的不一樣就是陽光從來都不曾故障,只偶爾被頑皮的雲雨遮住了視線,總會天晴的。我低著頭思索著等會兒要帶到圖書館唸的歷史以及國文講義,就是這樣被她柔和的射入來不及闔上的眼簾。驚喜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俯衝而下,閃躲不及而迎面痛擊。我睜了睜眼睛,抬頭赫見一大片的黃昏無私的灑在每個人、每輛車上。然而喧鬧的馬路叫囂的喇叭聲卻蓋過了遠方公園裡孩童們的笑鬧歌唱,跳繩、秋千、溜滑梯,離我好遠了……此時路上所有的功名利祿都湧向同一個方向,只有我這個「閒人」停下了累積一整天疲累極欲回家的腳步,將視線拋向擁擠的車陣外,美的成何體統的夕陽。

有什麼東西,是在我們的多次忽略下,便不再回來了。等到我們終於想起枝頭初抽的新芽、花園裡含苞的茉莉、電線桿上偶爾會出現的鳥鳴,它已經在迢迢的遠方,自己一個或同另一個人一起的流浪或定居,而我們這兒,它是不再留戀了。我們和它之間,隔著數不盡的山和水,以及它孤獨或歡欣的腳印。

創作者介紹

臥花夢

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